滷味憶記

【寫在前面】近日COVID19疫情肆虐,在家工作已三星期,不知是清潔劑的化學物還是缺乏運動還是食物敏感,有幾天患了急性蕁麻疹,唯有「休息」,就追看了人生第一齣韓劇,蕁麻疹好了,人變得有點感性,想寫點甚麼…… 登入 WordPress,方發現2019年一篇也沒寫,原來最活躍的日子應該是人在台灣、遙距經歷雨傘運動的2014年,可能受了辛亥區作家家族鄰居的氣息薰陶,當時有事有沒事都在寫。三個月不長,很快就在倒數日子。 離台前,與兩個在工作上比較談得上的工讀生(我是當時的實習生,與工讀生差不多階層)在其中一人家中露台聚首,我在附近街巷買了港幣過百元的滷味,記憶中好像有鎢絲燈泡、結他歌聲和啤酒,當時沒覺得自己跟這種氣氛格格不入,正正就像那齣韓劇女主角與一班新相識的弟弟們圍圈道別。 台式滷味最吸引我的是吸收了花椒八角滷味汁的豆皮腐竹。其實它的形式像車仔麵,你可以挑選麵條、菇、菜,當要還有鴨血糕、甜不辣之類,街頭巷尾都總有檔甚麼媽滷味,不是粗口,而是家庭式經營的意思啦(雖然2019後半年說的粗口比上半生說的總和多出好幾倍)。回港後就有想過香港甚麼菜式也有,為何偏偏沒有台式滷味,這幾年間甚至有輕輕想過在清山塾做台式素滷味。 這幾年間,有在Facebook保持聯繫的台灣伙伴來港旅遊、工作而跟我碰面,反而自己在2015年去過台北台南嘉義之後,一等就是2020年農曆新年才快閃台北三天。因為過年高鐵票銷售較緊張,在Facebook救教,一位當時的工讀生M替我買票並約在台北車站交收,看她從菇型短髮到現在的微曲長髮,少了Baby fat,說話多了份成熟,我那種大姐姐的感覺又回來了。可惜,這次快閃遇上假期,與滷味無緣。 今天,戴着口罩到久別的銅鑼灣(過去半年也是帶着使命去少了自由行的銅鑼灣,但沒留意食店),被帶到一家台式滷味店,吃着那種味道就憶起以上…… 【後記】跟店外招客的負責人傾了幾句,說是師大燈籠滷味的特許經營店,但近期礙於出入口運輸,豆皮腐竹類有些還沒提供。所以,要再去,在光復與疫情之後。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