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唔走?四位本地藝術家近作的啟示

抗爭與抗疫時光重叠,新法案插科打諢,有人抱怨不能外遊卻有人不欲別離。經歷過後,反覆沉澱,近日看到本地藝術家的作品(恰巧)滲著此地彼岸的愁緒——梁志和「家。不家」項目直白地探討家的意義,香港文學館以「離」、「留」策展,其中張才生的《川》是給廿多年後兒子的寄語,李繼忠「醒來已是百年身」以史為鑒,黃國才《The Quarantine》黑白默片預視却後餘生,四件作品被扯上關係。

Read Article →

直言與隱喻:從畢業展學懂的事

也忘了從哪時開始,事情變得更加荒誕;由禁蒙面法到公共交通必戴口罩,由不知如何運算的四人、八人又變回二人,六點前堂食六點後外賣,上班的留家、上學的上網、上網說話會被DQ,DQ後又賜予延任,這才是日常……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