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謐中【相連】

***This line is to fix the template’s coding issue. Otherwise, the full article in Chinese would be shown on front page, instead of a blurb.*** (續上回) 當蔡俊偉以「金魚缸」為喻,訴說着交易所的起跌,我想到金融掛帥的中環。早前一短片字正嚴詞的推論和模擬一旦佔中,每小時香港的交通會達至甚麼影響,香港經濟如何被癱瘓云云;但及後七一遊行市民留守遮打道,「佔中預演」翌日沒有為港股打來癱瘓,甚至創新高,我明白香港金融之所以成功,確然是因為金融業人士比起煽情煽風的社運人士冷靜好多! 原來人不被情緒支配,可以看得更多。 Julvian Ho作品「XIII」就展現了這種對比。這組裝置由十數塊木板圍成一個凹,外圍是粗糙木條和沙包架構成,黑碳枝在木板上留下粗野的線條,像混亂的世界;而這個世界隱約見到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和有關他的報道,也有一些被擦去面貌的身軀和祝禱手勢。繞過外圍,進入凹口,兩旁木板上是圓形和祝禱手勢的畫,一邊圓形的陰影向內,另一邊向外,滙集到中間的大畫分別是層層向外和向內的光環,重叠之處留白,像是虛無。在這個凹口處,凝視着那層層光環的我想起基督教團體對「六個一」家庭價值的維護和聖公會大主教對遊行人士的嘲諷,他們以為自己在神的懷抱中獲得恩寵,便有權把人擠出去;他們卻其實在外圍那個紛亂的世界,無法獲得內心安寧。話說回來,靜下來確然看得清晰一點,我發現祝禱手勢次序與我認識的不同,這點有待求證。 […]

Read Article →

紛擾中【相連】

***This line is to fix the template’s coding issue. Otherwise, the full article in Chinese would be shown on front page, instead of a blurb.***   我城變天,變得荒誕,令人憤怒。 以為走進博物館,去看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好讓怒氣暫停;實情是展品前站着五六層人,時而被及腰的孩童簇擁,時而被保安從後喝止某某不要用手機,當下只好把播着錄音導賞的耳機塞緊一點,隔去雜音。可是,一幕幕動畫片段又再提醒我們應如何抵抗外敵和惡霸,才得以保住自己的地方,心情再難平。 所以,當準備好好的把浸大視覺藝術碩士畢業展【相連】看一遍,我完全不預期它會把我的怒氣加劇,然後又平伏了我的情緒。 走上二樓的第一個群體展示空間,有四張由小至大、薄薄的印油墨紙在飄,是姚泊敦的作品〈同化〉;四張紙各自由印刷四原色CMYK的圖點組成,最大一張還可認出人面,卻不是熟悉的面孔,小一號的還認出是眼睛,然而畫面面積每減少四分一,紙上描繪的圖像變得含糊;姚氏從報紙上蓃集圖像,然後試着把圖像抽離原有的文本和語境,人物失去其身份,令影像分柝為圖點,讓圖點成為文本,他似乎在疑問報紙圖像與文字意義的關係,透過複製圖點讓圖像擁有自己的話語權。當下,我不能不想到從高樓拍下七一遊行的影像:今年七一遊行有「高鋒期的92,000」或「大會公布的510,000」或「學者推算的170,000」又或是「最準確點算影片的1,300,000」,套用姚氏把圖像抽離文本,把由幾個圖點組成一個遊行參與者的身份抹掉,這幅影像在告訴我們甚麼?難道我們要達至數字上的共識嗎?如果你和我一樣,都是那幅頭條影像的一個圖點,我們代表甚麼?唯怕新聞空間收窄,就如姚氏的圖像愈小,影像愈不清,就猶如遊行影像上的圖點也逐漸被消失。 […]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