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腳丫伸在椅背上

〈世夢〉朱天文

〈世夢〉朱天文

***Another Traveller Series” is a journal of my 3 months’ stay in Taipei. I write because I want to memorise. I write therefore I am.***

 

阿燦聽半截話,繼續原來的話題,道:「他們不用手吃也不見得就是有禮貌呀。看電影的時候,腳丫伸在你椅背上。」

父親道;「這是習慣問題。」

—— 〈世夢〉朱天文

這短篇說的是台灣與大陸親姐弟隔別卅載,八十年代於香港會面。故事描繪當時香港的彌敦道、大埔火車站、山頂纜車、冷氣過大的「冰宮」,這些似乎沒兩樣,也有不復再的啟德機場、一元人民幣兌兩元港幣(在還有兌換券的年代),彌敦酒店地茂館等。

在那為回鄉而張羅的年代,我有點不明白祖母為何總要袋滿十個八個超大號尼龍袋,行李過磅超重,當年還沒試過搬家,但我已覺得好像要把家裡所有東西袋起來還要多的東西帶去,到埗還要把身上的衣衫獻給同齡的表姐妹。根據小說的描寫,原來這是出於點點虧欠與補償。印象中,那次跟家人返祖母的鄉下,各人難捨難離,經歷了文革,甚麼也有可能發生,關閉了卅年的門誰知哪天會突然再關上。誰又知,門沒有關,只要命夠長,兩岸三地親人重聚的機會還多着,在沒有兌換券的情況下人民幣港元兌換率為1:1.26,去到大陸「接濟」香港經濟的地步。

兩地差異是習慣問題嗎?如果把腳丫伸在別人椅背上是習慣問題,那究竟誰要適應甚至改變自己的習慣?如果我坐的椅有腳丫越伸越前,我會:一、忍;二、基於習慣和禮貌,作出勸籲;三、要求第三者介入,如向機艙服務員、電影院職員(視乎場域)投訴;四、採取進一步行動,例如起來轉身與那腳丫的主人理論;五、離席。

忍過,問題仍在,那便作勸籲,未果。在這場域沒有第三者,或會被說成鈎結外在勢力,而且我的椅背在他前面,與他人可干?有些人心明第四招無用,索性離席,可不是人人都有資格坐其他椅(Upgrade也要看身家,看另一齣電影請重新買票),更多是因為始終覺得這個座位,包括椅背和兩側的空間,屬於自己的。

那就行第四招吧,好嗎?既然那腳丫主人不講理,跟他理論只是虛掩,不如索性把他的腳撬走,好吧?對,撬走還是會再踏過來,還會告我傷人,搵人拉我(對,有必要時,他是可以召喚第三者,而我不能)。可是,如果重複一、二招,沒有人讚我是如斯君子,而慢慢地我在迎合習慣把腳丫踏在我椅背的人,而慢慢地違背着自己的價值觀、道德觀和「習慣」。然而我們不會成為他們,因為我們腳丫不在別人的椅背上,我們腳踏土地,可以選擇站立、轉身、說想說的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