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天:幸福之島

***I plan to visit Tang Huang-chen’s exhibition for 10 days, each day for one work. The 10-day trip intertwines works of Tang’s I Go Travelling project at MOCA Taipei with my internship journal in Taipei for 3 months. 【十天精華遊】系列為回視湯皇珍"我去旅行"計劃於台北當代館的展覽 ,每天一作品,並交織胡敏儀"我去實習"三個月的筆記。***

 

【第六天】

【目的地】我去旅行(六):幸福之島|2005

【行程】

兩台投影機分別投射在木箱的兩面牆不大正中的位置>>有些字投射在轉角和另一面牆,顯得變形,有些更跑到外面去>>藍色字為藝術家原有文字,黑色字為觀眾的介入>>木箱內有兩張椅,方向呈對望>>作品說明形容兩台投影在追逐

【景點】

竟然在這幸福之島遇上藝術家,她向我講解這些藍色黑色字的來龍去脈。不知她以為我是台灣人,還是我真的不屬於這裏,她反問我台灣是幸福之島嗎?

我才想起:啊,幸福之島是指台灣!看罷網頁文獻,藝術家明明就說這個計畫摩洛哥的一對情侶的背影出發,為甚麼她總要連繫到她的家,是因為無時無刻在想家嗎?

我還在思考,正想發問之際,藝術家講完她的話就走了,有點像機器,或我們喜歡形容官員的──錄音機。可能她想我獨自思考,不預計我會有事想跟她說。然而,這不是第一次在展場見到她,在這裏出入值班,不時見到湯老師的影踪,她不時要求我們向觀眾提示那邊還有展覽卻不準拍照和錄影,不時要求我們向觀眾發一張〈參觀須知〉的紙條,可見她對展覽十分緊張。展覽後半期,在售票大廳的電視有她為展覽的紀錄——這個展覽本是她作品的紀錄重匯,而這電視播放的是她作品紀錄重匯的紀錄——她有多麼的想要觀眾從她眼睛看她眼睛所見到的事。

她的直率和控制程度有點不屬於這幸福之島。在我體驗看來,幸福之島的人客客氣氣:夜市食檔的長龍很有秩序;在不太擠迫的捷運上,人們總會先侳滿淺藍色座位,即使要站,博愛座也總會空出來;在公車上,乘客下車會跟司機說謝謝,司機也以謝謝回應,想入鄉隨俗的我當然也謝過不停;還有,最近看過一份志願服務倫理守則,其中有「不越俎代疱」、「不喧賓奪主」、「不好高騖遠」,這些都對我的價值觀和倫理觀起了衝擊,想起一在此開咖啡店的香港人的經驗分享。

螢幕上投影着藝術家預設的藍字,如果我生於這幸福之島,出於對藝術家的尊重,我想我不敢在”…” 上加插任何文字而影響她本來的意思。 可是我生於「好高騖遠」的教育與文化中,我不但加插自己的字,甚至把藍字也竄改。

原文節錄:這是一個幸福之島… 終極的幸福之島…我們只擁有幸福幸福幸福…

竄改文字:這是一個禮儀之邦。表面上是終極的禮義之島,然而我懷疑我們日常相處間只擁有禮儀、規矩、階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