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天:墓誌銘

***I plan to visit Tang Huang-chen’s exhibition for 10 days, each day for one work. The 10-day trip intertwines works of Tang’s I Go Travelling project at MOCA Taipei with my internship journal in Taipei for 3 months. 【十天精華遊】系列為回視湯皇珍"我去旅行"計劃台北當代藝術館的展覽 ,每天一作品,並交織胡敏儀"我去實習"三個月的筆記。***

 

【第八天】

【目的地】墓誌銘|2014

【行程】

亞加力膠製作成凹型容器,有向上放有向下放而形成方箱>>膠片上刻著正正方方的字,是來自藝術家〈我去旅行〉展覽的文字,可是字句不完整,有些因為重叠而不能閱讀

【景點】

看罷七天,我的耐性消失,看不明的看不到的乾脆不看(尤其是第六天在幸福之島遇上藝術家的經歷)。然而,這是墓誌銘,我這個心態是不是不尊重「逝者」?逝者是〈我去旅行〉十五年,藝術家想停下計劃,作一總結,所以一連在三個展館作瞻仰「遺容」。雖然沒有看過它生前面貌,我卻相信現在的容貌確實變了(就如首七天行程所述,很多作品都經重新整理)。

子日: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來到實習的最後一天,不用再為之前的日子作總結,以前的文字就是記錄以前的當下;相反,面對未知的將來,心情有點期待、有點害怕。

期待是關於今天晚上,立法院外放映〈太陽,不遠!〉,是台灣太陽花學運紀錄片的戶外放映場。一星期前決定去是因為想為這三個月作個有意義的總結,三天前卻萌生一個構思,功夫都做好了,就等六個小時後在場地進行。在三個月期間,有想過不同的構思(如第一天提及有想過開放住處讓人參觀),有機會籌備了一個創作而最後沒成事,也不斷在思考這些文字寫的是為甚麼?給誰看?(我沒有在Facebook宣傳,有朋友問起想看我的事,我便叫他們來這裏)。然而,來到最後一天,我竟然有機會實踐在這裏萌生的計劃,而且很快就有人提出協助,套用台灣人很常說(起碼自己不常說)的話:這是緣份。

害怕卻是關於回家。這三個月(尤其是最後一個月)我錯過了很多,我沒機會吃催淚彈,沒機會在連儂場寫上一兩句,更沒機會走入帳蓬等待金鐘或旺角的日出。我能做的是上網,守在Facebook,做鍵盤戰士,直至發生傷人非禮事件,我便不敢多看新聞(對,是駝鳥);我甚至撐小店,越洋訂購盆裁送給生日的另一半。過去一個月的生活模式,隨著明天回家而即將產生變化:明天我便可以整天接觸到不能過濾的新聞和消息,可以為學生送早餐,可以隨下班人潮聚集,可以走上街頭露宿,可以體驗這個運動如何帶給市民不便。但我卻害怕,害怕不能再做駝鳥。

所以今晚的計劃,是關於連繫香港人和台灣人,連繫真普選與服貿,連繫太陽花和雨傘,連繫自己的正義與恐懼。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第八天:墓誌銘

  1. Pingback: 遲來的第九天 | My White Cub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