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記——楊嘉輝、鄧國騫、關尚智

在途上

鐘聲響起,從不遠的紅磚鐘樓傳來,看看手表才能確定是早上八點。起床時沒有一刻猶豫,清楚知道身在佛羅倫斯。這趟旅程遇上不同教堂的鐘聲。對於遊人如我,鐘聲只是不在家的識別而已,失去了報時的功效。

鐘與戰火

楊嘉輝去年年底進行了一項計劃,到全球五大洲搜集「鐘」跡,以現場錄音和其獨特的視覺元素記錄鐘聲;他企圖把鐘扣接衝突——一旦開戰,不僅壯丁,許多民間找到的金屬都被徵召,教堂的巨鐘不再用於報時和提供宗教的慰藉,此時它唯一的使命是被拿下來鑄造武器,效忠國家,直室戰爭平息。

從楊氏近年有關聲音、邊界、戰事的研究創作脈絡中,我覺得他應該不太贊同大炮槍器是應戰防衛的唯一武器,如果說去年作品《Pastoral Music》揭示聲音藝術參與二戰的歷史角色,這次《For Whom the Bell Tolls》田野紀錄似是為聲音平反,用鐘聲向鐘哀悼,探討聽覺與視覺的互涉。

楊氏在這堆歷史文本、音譜與聲音材料中創作,發表了多媒體導行新作《Better if it lasts for years》,由灣仔會展至金鐘政總的一段路徑。在會展指定櫃台登記後取得錦囊,內有一本護照般的手冊、地圖、Ipod、轉盤式收音機,無疑是一趟旅行;手冊最後一頁是首詩《Ithaka》,內容勉勸遊子要拋開恐懼,離家往外闖去經歷人生,其中兩句:

Better if it lasts for years

So you are old by the time you reach the island

聲音、錄像、地圖、領航員把參加者不偏不倚地帶到終點,兩年前那地方沒名字,現在它稱為連儂牆。有演出者哼着「噹—檔—噹—盪 || 當(4聲)—檔—噹—檔—」,並用手比劃就高低音調,短暫回想錄像或收音機廣播曾出現過,但較久的記憶就只有中環天星碼頭鐘樓的鳴響;終站的領航員沒說話,遞上紙條和指示我致電一個號碼。分不清是連儂牆、是下雨天還是這段旅途的聲音和錄像推叠成的情緒,莫名的激動湧上心頭;《Better if it lasts for years》沒有維持太久,五十分鐘走完了便回家。

So you are old by the time you reach the island, Samson Young

Better if it lasts for years, Samson Young (taken from the artist’s facebook page)

鐘與孩子

回家路上想起——其實在《Better if it lasts for years》途中有閃過一下——鄧國騫同期展出的新展〈孩子〉。展場牆上的若干鏡匾對比木講台和長木椅,展場裝成跌打醫館多於小禮堂,但滑稽不過鏡匾上的刻字——過去十年施政報告題目歷歷在目,當時聽來陳腔濫調,現在對證它們的不兌現更是苦不堪言。

其中一個作品《念故鄉》,是把同名樂章串聯本港學校常用的電子鐘聲版本,鄧氏嘗試以鐘聲凸顯教育或課程體制對學童的無形規範。當年,中學音樂老師教唱《念故鄉》(Going Home)中文版,印象中結尾部份很高音,歌詞卻不太記得,也是的,十多歲的少年人只想如《Ithaka》所述的往外走,又怎會明白「故鄉人/今何在/常念念不忘」,唯有下課鐘聲(而且不用補課)才是重獲自由的鳴炮。

同樣是鐘聲,鄧氏向本地下一代寄語期盼,楊氏遍尋各地素材卻也歸於天星碼頭旁的鐘樓,兩者均反映(或發掘)了我對香港的情懷。

Child, Tang Kwok Hin

Child, Tang Kwok Hin (taken from the artist’s facebook page)

HKSAR

關於香港的作品,還要數關尚智同期的新作《香港人》。地上片金片紅的襟章,只要你不怕襟針弄花你的鞋底,歡迎踐踏;俯身拾一枚才發現紅旗飄蕩,左上角取代五星的是金紫荊,上面刻着三個字:香—港—人。當上屆立法會選舉有政黨還以「擋住赤化」為標語口號,數年後的現在應該無一香港人不相信赤化進行中,而且速度比2047年來得快。聽說有觀眾在關氏的偽裝香港特區旗(洋紫荊圖案不在中間)襟章海中找到幾個「共產黨員」(只得幾個嗎?),而且作品歡迎觀眾取去,令數量愈來愈小,「香港人」最終會被消失嗎?

Hongkongese, Kwan Sheung Chi

Hongkongese, Kwan Sheung Chi (taken from MILL6’s facebook page)

秘密

在楊氏的聲音錄像導行最終站,領航員遞上紙條着我翌日晚上到北角油街實現,說是一個秘密會議,其實是導行錄像中楊氏的合作藝術家Michael Schiefel的現場爵士人聲表演;這個秘密會議把海外來看藝博會的人都引來油街,他們本着《Ithaka》的心情來到香港,亦如《念故鄉》陸續返回家人身邊。

在演出的那個早上,住在油街附近城市花園的李波回家銷案一天後又出去了,就如陸續被取走的襟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