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無情——評楊沛鏗〈上個夏天的日落〉

多少流行文化如小說、電影、明信片等,總把夕陽塑造成浪漫、美好卻短暫的象徵。有了夕陽,年少的我們開始認識天然景象之奧妙和詩意,或多或少學懂何謂珍惜。藝術家楊沛鏗剛在刺點畫廊舉行的個展〈上個夏天的日落〉,悉心安排作品各據的空間及設計觀看路線;可是,看罷展覽,筆者認…

Advertisements
Read Article →

娛樂中的蒙召-隨記何韻詩、一舊飯團、黃慧妍

〈Dear Friends,〉

這個演唱或許是一趟實驗,起碼造就了香港樂壇和紅館的歷史,更可算是一個傳奇。

因為自己的敢言敢行,喚醒很多櫃內人、抗爭者站出來,何韻詩觸發(怒)了某些人…

Read Article →

差不多《在此》

學生們剛修畢兩年兼職課程,在畢業展覽呈上成品,到了這刻分數應該已打好,個多月後被告知等級,如無意外只待十二月取過證書便算是正式完成學位。正如自己去年走過相同的路,今年來到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碩士畢業展《在此》(HERE),看罷彈出三個字——差不多。因而立此大題,着實想考究「差不多」的意義…

Read Article →

《潛行夢空間》:夢之發、展

發夢人人都會,不分年齡職業,不捨晝夜。夢… 理性如心理學家佛洛伊德,詩意如曹雪芹、林夕,或介乎哲學與詩意之間的莊周,甚至科幻如Inception;聽說哺乳類動物也會做夢。由閤上眼打算入睡那刻,我們走入由眼球或視網膜神經的殘影和色彩築成的隧道,在潛/無意識間亂竄,發各自的夢;一覺醒來,如記得的話…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