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記——楊嘉輝、鄧國騫、關尚智

在途上

鐘聲響起,從不遠的紅磚鐘樓傳來,看看手表才能確定是早上八點。起床時沒有一刻猶豫,清楚知道身在佛羅倫斯。這趟旅程遇上不同教堂的鐘聲。對於遊人如我,鐘聲只是不在家的識別而已,失去了報時的功效。

Advertisements
Read Article →